許達夫
談癌季刊2009夏季刊

 

當我知道自己罹患癌症時,反應跟多數人一樣,首先是不平:「怎麼會是我 ?」接著是害怕:「我快死了!」許多癌症病人自認健康狀況一向不錯,又沒做過虧心事,還有很多夢想待完成,人生還來不及享受,聽到醫師的宣判實在不甘心,覺得上帝太不公平了,於是充滿著「怨」,另一方面又對死神的逼近「怕」得不知所措,六神無主,結果病急亂投醫,恨不得立刻把腫瘤切除,把癌細胞殺光光,以為可以因此得救,遠離死亡。

我想了又想,我的癌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呢?就連身為醫生的我也無法回答這兩個問題。當我確定罹患癌症後,有四十八小時腦筋是一片空白的,六神無主,茶飯不思,但當我清醒過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寫下遺囑,之後就專心到醫院準備接受治療,這是我第一次面對死亡。寫好遺囑,向家人説清楚講明白,然後準備到醫院接受治療。

住院期間我沒有躺在床上自暴自棄,面是馬上找來各種癌症相關書籍,大量閱讀,我發現竟然有如此多的抗癌鬥士,也有數不清的治療方式。等我知道愈多有關癌症的資訊時,我就愈放心,因為我覺得前方未必是死路一條,選擇似乎還不少。

到醫院後,總共接受了28次放射治療,放療前5天與後5天各接受一次化學藥物治療,加強放療效果。回到病床上,我開始回想以前的臨床經驗,最後豁然開朗,原來癌症只是一種慢性病而已,不會致人於死,人會死於癌症是因為自身免疫力降低之故,而免疫力降低是來自於恐懼、沮喪、失眠、營養失調,以及治療的併發症等等。癌細胞原本是正常細胞,因為長期浸潤在有毒環境裡導致變性。有毒環境可能是飲食、水、空氣等,因此防癌之道首在改善有毒的環境。化療、放療、手術都只是在治標而已,如果致癌環境不變,就算暫時殺死了癌細胞,遲早還是會復發的。當時醫師希望我開刀,理由是手術可以切除絕大部分的癌細胞,而且根據和信醫院兩百多例之臨床經驗,手術後五年存活率是八成;而不開刀的病人,一年內有九成會因復發而死亡。但我心想,開刀除了讓我生活不便(要用人工肛門)、破壞我的免疫力,又不保證絕對不復發,加上癌症成因來自環境因素與個人體質,那為什麼我要開刀?當我決定不開刀時,所有親朋好友與和信醫師們為之震撼,他們不斷苦勸,但我心意已決。我不是盲目,更不是無知,而是經過深度思考之後才決定的。任和癌症病人要想活下去,必須要有深度的認知,要自己做出最好的決定。

罹癌、治癌、抗癌是一條漫長而痛苦的路程,失敗者多,成功者少。但是比起一些抗癌成功的鬥士,我可能沒那麼痛苦,因為我在最恰當的時機,做了最恰當的決定:不化療、不開刀,走上自然療法。自然療法又稱整合輔助療法,” 結合主流醫學治療與輔助及另類醫療並在安全性和有效性均能提供高品質的科學證據”。

我認為自己是最有資格站出來分享抗癌經驗的人,因為我具有二十年臨床經驗。至少動過一萬例腦部手術,對正統醫療、醫院內幕、醫師思維、治療效果,瞭若如掌;因為我四年前罹患第三期直腸癌,經歷過癌症病人的恐懼、無助,並面對生死,對病人最瞭解;因為我罹癌之後,拒絕化療與手術,走上自然療法,如今不僅癌症得到控制,身體更好。我四年來至少聽過二千腦癌症病患或家屬的經驗,看到很多失敗與痛苦,也驚訝於不少成功與喜悅;為此,我發大願終身奉獻給癌症病人,終身為社會大眾之健康奔走,終身為提倡自然療法而努力。

所以,在中華癌病康復協會的協助下,這一年來持續在北中南部辦理多場的“ 發大願,守護癌友”演講會,為的是把我個人抗癌經驗與諸位癌友分享,希望更多癌友可以和我一樣勇敢面對,正確選擇。在英美國家,越來越重視整合輔助醫療,尤其是針對癌症等重大疾病。甚至英國國家衛生事業局,近年來也考慮在健保政策中將輔助醫療納入補助的項目,可見整合輔助醫療未來將是人類對抗疾病很重要的一環。中草藥也是整合輔助醫療的項目之一,如何選擇正確中草藥也是我們必修的譯程之一,它必須是有西醫科學數據驗證的。

病人與家屬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不知該如何對醫療建議進行評估與回應。事情往往來得太突然,聽不懂醫學名詞,也不敢對醫師提出質疑… …,面對醫療決定,病人常常不知所措。事實上,醫學上的發展日新月異,醫者隨時都要有面臨更多的未知挑戰而自我警惕的準備,所以如果醫師無法做出詳盡的說明,身為病患的你就該積極尋求第二意見,為自己尋求更好的醫療。有時這些意見有助於降低你對疾病的焦慮、或是另闢一個診斷思考的方向,甚至可能是一個起死回生的機會。

最後我分享我個人在整個抗癌過程中的心得,治癌觀念:

  • 一、了解致癌原因:細胞長期在有毒環境,為求生存而發生突變致癌。因此罹癌之後要努力淨化身體,學習與癌共存。
  • 二、治本之道:重新學習,作為身心修養。
  • 三,癌症診斷必須百分百的確定。
  • 四、天天練習氣功,大量喝優質電解水。
  • 五、堅持下去,永不退轉。
  • 六、服用有科學依據的營養抗氧化產品。
  • 七,勇敢面對,堅定信念,抗壓十足。
  • 八、考慮自然療法。

編注:
許達夫醫師現任台中林新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自然醫學診療中心負責人。
本文摘錄自「中華國際癌病康復協曾」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