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佳莉述
吳斯美撰
談癌季刊2009夏季

我們廣東人愛説”做人多開心一點”。現在我把它送給你們每一個人。我要告訴你,擁有生命多麼不容易,做人要多開心一點。還有我要感謝上天,我還活著!感谢我的先生寸步不離陪我求醫就醫,感謝我的公公婆婆及母親無微不至關心照顧,感謝病友扶持,感谢朋友鼓勵打氣。感谢我學會了珍惜,珍惜生命,珍惜親朋,珍惜周圍一景一物。

發病

1991年我18歲時,從廣東移民三藩市,你知道的,廣東人有勤勞節儉的美德,起先我與家人打拼生活,為了久遠之計,一邊努力エ作,一邊努力
讀書。憑著年輕不以為苦。

在2005年5月,有一天騎單車碰傷尾椎骨,經過一個多月的針灸,渾身上下還是不舒服,尤其是右邊頸、肩、頭,24小時疼痛。又過了一週,右頰腫大,以為是牙壞,去看牙醫,牙醫說沒問題,建議我看口腔科。這位口腔科專家要我做MRI磁力共振测试。我每天聯絡保险公司,没回音。一星期後再去複診,口腔專科醫生發現我沒做MRI測試,神情緊張責備我:「就我的經驗,你得了癌症 腫瘤,我不敢嚇你,一定要你去做MRI,你怎
麼不 當一回事呢?現在我的護士會立刻為你交涉保险公司,與醫院预約。」

三天後,確定我是鼻咽喉癌第三期,甲狀腺腫瘤癌第一期。晴天霹靂,我才33歲!!癌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而且有兩種瘤癌?我一點兒都沒有心理準備。我才新婚不久,在公司賣力了7年,已是駕輕就熟的業務高手,我真不明白啊?!

緊接著就開始找醫生,選擇醫療,電療、化療、中醫、西醫統統一起來,先生請假帶我治療,他没有功夫時,我的婆婆顶上全天候陪我上醫院,在家一聽到我嘔吐的聲音,她飛奔過來拍背,濕毛巾替我擦额、擦臉,扶我上床,當我完成初期治療,她累的病在床上躺了一星期。我母親三天兩日送来燉補,可憐天下父母心,婆婆和妈妈因為我的病,短短時日,憂心的瘦了15磅。

在醫院治療時,有幸認識另外兩位病症相似的女癌友,一位19歲,一位27歲。我们不時交换治療經歷,不時互相鼓勵。我們都很訝異,為什麼我們這麼年輕就得到鼻咽喉癌?是外在汙染的大環境?還是我們天天匆匆忙忙有壓力的過日子?我們三位家庭都沒有症例,為計麼?

徵兆

其實得病是有徵兆的,在2002年,間發性的流鼻血半年之久,去醫院醫生生説:「ー切正常不必擔心。」中醫說體熱,熱性體質,少食燥火不會流鼻血。其次,開始健忘。不久前說的話,自己沒印象,家人朋友說我不講理,任我是有理說不清。還有我開始增胖,吃的少,胃口不好,但增加20磅,身體開始豐滿又容易疲倦,頸椎僵硬,肌肉緊張,一切的不適,都推到工作繁忙與壓力,與家人朋友沒溝通,也沒有專業知識去意識到是癌病。這些疏忽加上相信醫生,病到第三期才發现,而且一下子發现兩種癌病。感谢口腔科醫生強迫我立即檢驗,幫助我尋擇主治醫師。在治療期間,我有兩個月不能發聲說話,只能靠紙筆傳言。

病後感言

對正在治療癌患的病人説「做人多開心ー點」,是易說難做,但記得一定要樂觀,任合治療機會都不要輕言放棄。

與癌共存,防止病發。首先要運動及飲食均衡。我日常食物偏素食、菠菜、花菜、香蕉,少吃肉,不吃帶殼的海鮮。感覺身體變化,覺得疲倦了
,馬上休息一下,不要逞強一定完成手邊工作才体息,以前一直往前衝,仗著精力充沛,结果透支得病,自己還懞然不知。

生活方式要重新規劃,做人要多開心一點。以前錯失許多事物,我现在才明白,除了賺錢,可做喜歡做的事情,園藝、繪畫、摄影、看日出日落、感覺清風明月光。以前没有多關心周圍親朋,只顧著自己。我太自私了。除了工作外,没有培養一些美好的嗜好,珍惜我所擁有的,你看,錢夠用就可以了,而且稍微用點心,不用金錢, 我可以奢侈的享受友情,爬山逛公園到鄉下摘果子,我要重新過健康開心的日子。當然要重申感谢,感谢幫助過我的人,以後我也要向他們一樣,帮助别人。谢謝訪問。

後記

在訪問過程中,佳莉(KAREN)的笑容,特别令我動容:
當她提及先生,婆婆的陪伴守護,呈現欣慰感激的笑容
當她提及治癒克服病情,驕傲又謙卑的笑容
當她提及展望未来要學習園藝繪畫,生之喜悦盼望的笑容
當她提及病友分享經驗,彼此鼓勵,和平友誼的笑容。
突然發現笑容居然有那麼多的層次風采,但願以後,她不僅是謙虛的微笑,更能不時開心的開懷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