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毓平
談癌季刊2009年春季

今年亞特蘭大的寒冬來得特别早,也出奇的冷,午後飄下初雪 。在熱鬧溫暖的餐廳內,我見到了神采奕奕的蔡仰東,他侃侃而談,一點也不像曾經接受過開刀與化療,後遺症纏身的病人。訪 談中,也的眼眸總是不經意的散發出感恩與自救救人的熱情,像兩團熊熊的火苗,與屋外的嚴寒形成強烈的對比。

Q. 請您自我介紹。
A. 我是在台灣鄉下艱苦的環境中成長,父母對我的期許是要我好好讀書,將來才能出人頭地,清華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到美國留學深造。1982年到加州聖荷西高科技公司上班。1994年因為工作關係,全家搬到新加坡。2000年6月回到台灣,在新竹科學園區找到一份自覺可以大展長才的工作,太太带著兒女留居在北加州。

從小,我人生的價值觀就是要功成名就,出人頭地,所以事業(名、利、權、位)擺第一,家庭, 親人排第ニ,健康則毫不重視,連第三都排不上。為此,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在2007年11月,當事業達到人生最高峰的時候──我罹患了胃癌。

Q. 您覺得您為何會得胃癌?
A. 因思慮過度傷了脾和胃。我在三高(高壓力、高競爭、高科技)的環境下工作,平均每週工作約90個小時以上,這還不包括熬夜,有時出差兩、三天不睡覺。
(一) 壓力:每個高科技公司的產品都要創新,品質要保證,客戶服務要做得很好,因此競爭非常激烈,老闆給員工的壓力很大,如果不懂得減壓,情緒就會起起伏伏,這對身體有很大的殺傷力。
(二) 情緒:我對情緒的掌控能力比較差。公司業務與同事之間的人事問題,給我造成壓力,我的個性比較不會跟人家爭,導致長期的壓抑使身體出了狀況。
(三) 飲食:吃飯不定時又沒有節制,不是暴飲暴食,就是廢寢忘食。上班時工作很緊張,中午大部分在公司吃便當,偶爾跟客戶出去吃飯,晚餐都在八、九點,甚至十點才吃,吃完就去睡覺。長期累積過重的工作壓力,造成胃潰瘍的毛病,當時真的對自己的健康很無知,很不重視,後來得胃癌也是必然的結果。

Q. 請問您是怎麼發現自己罹患胃癌的?
A. 罹患胃癌前,每次吃東西前胃都會痛,吃完以後覺得胃脹,不能消化。2005年9月曾因胃潰瘍住院10天,所以每次胃不舒服,心想只是以前胃潰瘍康復後的後遺症罷了! 總是拿胃藥吃吃能減輕症狀就好。直到2007年10月下旬胃部疼痛到無法上班,去看腸胃科醫生,做了胃鏡檢查,發現三處嚴重胃潰瘍及疑似腫瘤,因此做了切片檢查。11月初切片結果判定為胃腺癌,因此轉診到台大醫院腫瘤科,於11月中旬開刀,切除三分之二的胃,摘除了17個局部的淋巴結,其中有五個已經被癌細胞感染,屬於第三期。11月底出院,開始做六個月的口服化療,之後沒有再做任何治療,也沒有服用任何藥物。

Q. 開刀之後,現在您的人生觀念和生病以前有何不同?
A. 據統計有超過50%的胃癌病人會接受手術,但手術之後,大約60-70%的病人發生轉移。一般而言,胃癌病人平均五年的存活率約22%,而晚期胃癌患者的五年的存活率更小於5%。我的命是暂时保住了,但無法接受這麼低的存活率,想找到造成我生病的真正原因,面對它,改進它。自2008年初,太太陪我到亞特蘭大自救教育學院學習後,明白了人與人之間因觀念不同,所引起的情緒起伏,才是使我生病的真正原因;並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道理,不在求生的關鍵時刻,回到工作崗位賣命,而是放下一切,專心留在學院努力練功與修正自己的個性,以免重蹈覆轍引起復發或轉移。一年多來的追蹤檢查報告,顯示沒有任何復發跡象。
病後反省,不得不承認自己會得癌症是有其原因的。我發現我有癌症性格,而且還覺得這種癌症性格是種美德,比如說:很執著、追求完美、對自己要求很高;凡事要有”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像諸葛亮一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是多麼的受人景仰?我覺得這些傳統教育,在我的工作上發揮了很好的作用,也是社會可以接受的價值觀,這些都是美德,沒有修正的必要。但是生病之後,發現如果連自己的命都沒有了,對家人,朋友,公司的責任就永遠都沒有辦法盡了,所以回過頭來,想要改掉這種癌症性格,讓自己健康起來。

我是基徒,感謝上帝,經由這場病,讓我深刻的反省原本的生活方式與價值觀,我深深的覺悟到:健康是一切的根本,沒有了健康,所賺得的一切,就像把大廈建在沙灘上一樣危險。身為科技人 ,我由衷地想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人們”敲響警鐘,希望大家千萬不要像我一樣”謀財害命”,財是謀到了,卻把自己的命也害到了!我終於認清一個事實┴世界上沒有了我,地球照樣旋
轉,太陽照樣從東方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