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Sun
談癌季刊2011春季

我從小學就開始參加合唱團,雖然有個烏鴉嗓,但練唱時,仍十分努力認真。每當想到隔天又可以翹課去台北比賽,歌聲不覺嘹亮了許多,再想到比完之後,校方會準備可口的剛出爐麵包慰勞,喉嚨已不聽使喚地嘶吼起來……回到家中,仍未鬆懈,扯開嗓門,繼續向全家傳「符音」,直到家人抗議,方才罷休。這樣「聲張正義」的美好日子,一直持續到大學畢業後才劃上休止符。

大約半年前,癌症協會華人分會的副會長(現為會長)葉瑾女士送了一個很有誠意的email給大家,告知想邀癌友,家屬與義工組成一個合唱團,並於2010年的年會中演出。這是一個令人驚喜的消息,年會節目由「自家人」演出一直是我的想法,因為如此可以促進成員間的交流,也可以調劑成員的生活壓力,是件很有意義的事,更何況,副會長凱莉還邀請到灣區知名的指揮家方玉山博士來指導;這樣好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我即回電告知可參加。

話說「萬事起頭難」,這個計劃雖然美好,但仍有許多問題要解決。首先是練唱的場地,不能學「孟母三遷」搬來搬去,必須找一個長期可用,地點適中,寬敞明亮,備有鋼琴,還要不收費的dream場所。幸好團員瑪麗引薦到聖荷西一所精緻小巧的教堂,讓我們終可在此“大鳴大放”了好幾個月。

第二個問題是團員人數不多,約在二十位左右,音樂資質有高有低,經驗有深有淺,要找到適合大家唱的曲目,實在是很難。誠如一位團員所說,我們是一支「雜牌軍」;大家七嘴八舌亂出主意,搬出各種曲目,方指揮一個頭兩個大;幸好他帶兵經驗豐富,樂性了然於胸,很有耐心地一一解釋,終於敲定了三首雅俗共賞,難易適中,兼之又能抒懷胸臆,激勵自我的曲子 感恩的心,卡布列島,快樂行。事後證明這些曲子由我們唱出,效果還蠻不錯的哩!

第三個問題是大家的練習時間,很難一起湊在星期六上午,有些人有小孩要接送,有些要上醫院,有些要加班,還有些要探親,旅遊或公幹。為了彌補因缺席所失去的練習機會,有些聲部自己私下找了場所練習,但因為沒有樂器和專家在旁輔導,效果不佳;還好有人對電腦媒體熟悉,在網路上找到這些曲子的電子檔並傳給大家,團員「洗耳恭聽」多次後,不會唱來也會哼。

分部練習數星期後,大家皆摩拳擦掌,準備好好合一合,不知道為什麼,事與願違,出來的「笑」果奇佳,第一部聽起來像第二部分,第二部分聽起來像第三部分,第三部分聽起來像別首歌……有人見義勇為,換去別部幫唱,也有人徹底覺悟,自己只能適合他部;方指揮看到這些亂象,只能語重心長地說「請大家回去後,一定要好好練習……」。

我們雖然唱得不是很好,但是沒有功勞總有苦勞;貼心的葉會長,在休息時間,會請大家吃些水果點心,有些團員們也自動加入,輪流帶點心分享,大家一邊吃一邊聊天,暫時把癌症,壓力和工作都拋到腦後,彼此的距離也逐漸拉近。在五月份的時候,有個團友不幸發生了一個小車禍,大家連忙寄去了一張卡片問候,希望他早日康復歸隊。兒時合唱團的美好回憶,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悄悄爬上心頭。

隨著公演時間越來越逼近,大家渾水摸魚的心越來越不安,大事不妙,怎麼很多人的音調還是捉摸不定?很多人聲音跑得比鋼琴伴奏還快?還有人會突然冒出別段的詞。看著方指揮並未氣餒,敬業地一遍又一遍地指導大家練習,大家下定決心,從即日起,每天在家好好吊嗓子,還要把歌詞背得滾瓜爛熟,不然太對不起方指揮的愛心與葉會長的「點心」了。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九月十二日是癌症協會華人分會的年會日,也是我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合唱公演日;這在協會史上是無前例的,我們有抛磚引玉的責任,希望藉演出而吸引更多的癌友,家屬與義工來參加。方指揮義行感人,當天上午仍在洛杉磯公幹,中午便搭機趕回會場,我們看到他就像吃了一粒定心丸,他殷殷交待一些該注意的地方,並鼓勵我們放輕鬆,但是大家口乾舌燥,來回踱步,難掩緊張。終於,輪到我們出場了,一排明亮的舞臺燈光,照的我們眼睛快打不開,方指揮答禮站定後,氣定神閒,臉上綻放出如陽光般的笑容,刹時間,我們知道沒有什麼好擔心的,看著他指揮,唱就是了。我專心地看,用心地聽,開心地唱,整個世界彷彿就只剩下美妙的音樂!末了,巨大的掌聲,在觀眾席中了響起,我的心中充滿喜悅,充滿感恩;我們這支雜牌軍,終於在大家的努力下,脫胎換骨成一群黃鸝鳥,這樣說也許太誇張,但至少不再是一群黑烏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