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癌症協會長期捐款人柴馨惠女士

魯秋琴
談癌季刊2011秋


奪標 ( 從英文歌 My Way 轉譯 )

~朋友,你如何選擇,要有主張

人生有歡笑,也有悲哀,你我都感覺到
人生總有成功,總有失敗,你也都看到
朋友,請聽我說,世界上有太多不同的道路
朋友,你如何選擇,要有主張

人生最怕缺少志向,當你選定一個目標
你就應該拿出主張,拋開過去,不必擔憂
自已的路就該靠你,自己去創造~


正午的操場,驕陽沒放過一寸土地,三三兩兩的女生們躲在樹蔭下,嬉鬧著,揮霍著無限熣燦的青春。從遠處的跑道上,她出現了,不急, 不徐,篤定的腳印一步挨著一步!跑完十哩,她還得準備三點後陸續上門的家教學生們,然而, 在她跑步的同時,心中已經勾勒了教案,像一個老練的畫家在畫布上鋪上自己的靈感和巧思。樹蔭下的學生們散去了,驕陽索然無味地吐著熱氣,她的思緒依舊隨著腳步起舞。

從小,她就喜歡教書,鄰居的孩子們也好, 自己的弟弟也罷,只要找到了學生,她就努力地去教去體會。一個老師的天地看來多簡陋: 一個小黑板,一支小粉筆,有時候,連黑板都沒有, 沙地和紙張就是教具,然而,一個老師的心思靈活地穿梭在學習者的內在,她推敲著那些理不清的疑惑,她一層層解開迷陣。當學生們終於壑然 開朗,她找到了一個肯定!那就是她的掌聲,從掌聲中得到鼓勵,她繼續跑向下一個里程!

她總是在尋找一個未曾開啟的門閂,用慧心和巧手寓教於藝。在中文學校教勞作課,一手包辦了全學的勞作,從有限的經費裏儘可能廢物利用來安排整年的課程,在這些課程中她還得顧及應景及配合節氣。雖然,用商科的知識來處理這些已經是遊刅有餘了,為了協助父親的事業,她仍堅持地回學校修課,带著兩個相差一年的小男孩已經是全職的工作了,課業之餘,還得帶他們參加球賽,為了撿起一點點零星的時間,她把上課的講義化成字卡,貼滿了字卡的牆壁成為她的記憶機。那一年冬季,老三出生了,襁褓中的女嬰還沒來得及踩穩步子,她又懷孕了。次年 的MBA畢業生恭賀她:「The most productive graduate student! 」在她辛勤的耕耘下,一紙畢業證書上增添了新生命!

喝彩的聲音掩不去她心裏的使命感!她總覺得世界上還有一些被孤立的,被隔離的世界!陪伴著鄰居走進特殊兒童中心,她終於領悟到那是一個需要她貢獻的地方!在那些與世隔绝的心靈中,她看見造物者的智慧!有些孩子具備特殊的音感,有些對數字特別靈敏,有些善於畫畫,畫地圖,有些對工匠獨有所鍾!他們所欠缺的是一個知音,一個能陪他們渡過漫長的孤寂,一個能提早揭開窗帘讓晨曦照進暗室的人!她決定向這條路邁進!於是,她又回到學校修特殊兒童教育。結果,三兒子高中畢業時, 她也同時取得了學位!

那時候,她已經在主流學校教書了!但是面對那些學習有障礙的孩子們,她一直在掙扎著。當目送這些孩子迷惘地走出教室時,她的心在絞痛著:「孩子, 別放棄啊!」然而,一屆又一屆 的學生走出了教室,她知道那些孩子注定了要被犧牲,被取代,忍受孤獨 …除非有一雙篤定的手伸向他們。最後,她毅然向學區提出辭呈,決心在家親自輔導學習有障礙的孩子。運用她所學的理念和知識去叩開那一扇扇緊掩的門屝!為了他們,習慣長跑的她必須在驕陽下完成鍛練,為了他們,她得爭取家人的支持,她向另一半說:「 我們都在作公益!你出錢, 我出力!」

一路走來,她一直堅持著一個理念:「心靈如活水,在不斷付出中充沛豐盈。」曾有一個弱智的成年人在她的反覆調教下終於舉手和她 High Five,生命竟可以如此强靱,在那絕望的一角默默地蘊育了生機!然而,她也曾經看著原以為即將康復的密友匆匆消殞,生命可以是如此變幻無常!活在當下,又怎能不努力珍惜?於是她給自己設計了指標,一步一步地走向被人遺忘的角落。無心插柳地走進防癌協會時,卻發現那是一個嚴謹而素質很高的組織,會員之間互動熱烈,不論是在照顧癌友和專業知識的分享,都令她受益匪淺。幾次舉辦了繪畫比賽和動手設計插畫,她在愛心和施展興趣中得到了更多更深厚的回饋!她伸出手去扶持癌友,卻發現對方竟引導她走向一條生生不息的跑道;許多信心堅定的勇士,互相鼓勵,鍥而不捨!這兒的燭光愈傳愈亮,這兒的腳踪漸行漸遠,終於,在路的盡頭, 呈現了瑰麗的彩虹,那是生命的期許和錦標!

她, 是柴馨惠, 癌症協會中有她的踪跡,除了定期捐款外,舉辦畫展,佈置會場。特殊兒童中心有她的創意!在看不見陽光的角落,她用心開創了一個窗口,於是一切因此而迥然而異。

思緒隨著跑道拓展, 伸展!或許是一個數學題的延伸,或許是一個古老傳說與中文的聯結,腦際永遠是層出不窮的教案,有待履踐的理念,跑完了全程,她終於走出了操場。下一程將有更多的挑戰!─ 我思,我動, 我得, 故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