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防癌徵文比賽
第二名:  馬樹梅

我是一個肺癌患者,至今已倖存十二年經歷了艱難曲折和痛苦的抗癌路程,最後戰勝了癌魔,獲得了新生.

(一) 痛苦的回憶

往事不堪回首.十二年前,當我被診斷為癌症時,好似五雷轟頂,天塌地陷,剎時間人被驚呆了.絕望,沮喪,萬念俱灰,彷彿死亡就在眼前,悲痛欲絕.

痛 定之餘,我開始認真考慮,理智對待,以一個醫生的職業本能,我唯一的選擇只能是爭取時間,積極治療,別無它路.懷著強烈的求生欲望,診斷後的第二天,先生 就陪我趕赴北京,到中國大陸最好的腫瘤醫院進一步診斷治療.經過詳細檢查,結果診斷為“小細胞肺癌(晚期)”,已轉移至縱膈的腫塊達4X6厘米,雙鎖骨上 出現腫大淋巴結.這是一種惡性程度極高的癌,最容易轉移,預後不佳,生存期極短.

病 情的發展速度驚人,僅僅幾天的時間,雙鎖骨上淋巴結明顯增大,並出現了腔靜脈綜合症,呼吸困難,頭昏,噁心,頸部活動受限,情況非常緊急.當時醫院床位十 分緊張,經多方努力才住進了放療病房,進行緊急治療.療效出人意料的好,上腔靜脈的壓迫症狀很快消失了,增大的淋巴結也明顯的縮小了.我感到生命有了希 望,更增加了抗癌信心.

(二) 勇於面對化療

經過一個月的放療後,開始了歷時近兩年共十個療程的化療.在這痛苦難熬的兩年中,我飽嚐了化療給病人帶來的極大的痛苦和折磨,其程度之極,筆墨難以描述.

十 二年過去了,留在記憶中的印象依然刻骨銘心.病房中不時可以聽到劇烈的嘔吐和伴隨的痛苦呻吟;有的患者嚐過一次化療的苦頭之後,死也不肯再做第二次;甚致 有的患者經過多次化療已忍受了極大的痛苦,都不見病情好轉而喪失信心,放棄進一步治療機會;還有一位患者,因骨髓抑制,白血球低下而住進了無菌病房,但還 是出現了肺部感染,各種抗生素都控制不住,最終離開了人世;我還親眼見到一個患者不堪化療而跳樓自殺,屍體橫卧地面,殘不忍睹.

我在化療中血相抑制嚴重,曾多次因白血球過低而中斷治療,並出現一次危險的肺感染;胃腸道反應也很劇烈,頻繁的嘔吐,以致一見到點滴藥瓶就要作嘔;還曾發生化療藥漏注手背皮下將可能導致肌肉壞死的意外,手腫得像饅頭,疼痛難忍,多虧處理及時,才保全了這隻手.

頭髮是女人的天生飾物,難以想像一個光頭女人如何面對世人.經過幾次化療後,我的頭髮很快就掉光了,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為了遮羞,我和其他病友一樣,也戴上一頂特製的白色遮羞帽,還苦中作樂,自我嘲解的說:沒有頭髮倒也方便,不用理髮,不用梳頭,既省時間,又省錢.

(三) 合併感染,生死掙扎

癌症患者最忌感冒發燒,這不僅使患者因此而喪失治療機會,更嚴重的是會引起難以控制的感染.事實上,多數癌症患者不是死於癌本身,而是死於合併症.

我在化療中,曾因感冒合併肺炎,高燒二十多天,用了最新昂貴的抗生素也控制不住.為防止意外,主治醫師特別要求我先生在夜間守護,並告訴先生要有思想準備.我感到了死亡威脅.

當 體溫稍降下一些時,我便強迫自己大口大口的吃東西,勉強支撐身體下床走動.為了趕走死神,早一天恢復體力,準備下一次化療,我盡量吃啊!喝啊!什麼高脂 肪,高糖,高膽固醇,忌口食品,我全然不顧;至於健康食品,那是以後考慮的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先解決生死,再解決好壞.隨著體溫的波動,病 情時好時壞,一直持續了二十多天,我才在這場生死較量中脫離死神,闖過難關.

(四) 在抗癌路上勇往直前

有人說:“十癌九死,剩下一個不是癌”,“是癌的活不了,活了的不是癌”.我康復以後,親朋好友見我活的健康自在,曾懷疑我的病是不是診斷錯了?來美以後,我先後在斯坦福醫院和聖他克拉拉醫院復查.復查結果表明:原診斷正確無誤.

我在抗癌過程中,除了堅持正規的治療外,還進行大量的輔助治療.使用多種提高免疫的藥物和補品;強迫自己多吃各種食品,攝取足夠的營養,保持一定的體重;堅持包括氣功在內的鍛煉;遵照醫囑,定期復查;不把自己當成病人,做力所能及的家務事,愉快地過好每一天.

從 我親身的抗癌經歷可以說明,癌症並不像人們傳說的那麼可怕,絕非不治之症.尤其在醫學高度發展的今天,新的治療方法和藥物不斷出現,極大地提高了癌症的療 效和生存率,並減輕了治療的痛苦.這是我們癌症患者的福音.我深深的感到,到抗癌的路上,只要不恐懼,有信心,認真對待,積極治療,成功就一定會屬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