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雨颖
談癌季刊2009夏季

許多身患癌症的婦女在她們的一生中,都扮演過照顧別人的角色。她們是家庭的支柱,擔起無盡 的責任來滿足一家大小日常生活中的需要。一旦 被診斷出癌症,她們在家庭或社區中的角色也隨 之改變。在抗癌漫長的路上,癌症患者必類學習 愛惜自己,給自己多一份的關心與包容,並了解 與接納自己的需要。擔任多年「無私無我」的照 護者,許多患癌婦女無法接受自己轉換成家庭或 社區中的被照顧者。這種180度角色的改變,往往會產生無限的內心掙扎,抗拒和矛盾。

自我照顧就是照顧到我們身體上、情緒上、思想 /思緒上和心靈上的需要。換句話說,自我照顧是 將我們對他人的關懷也同樣的投注於自己,照顧 自己並不是一種自私的想法或行為,而是對人的 能力極限給予一份諒解,一份尊重。

* 在身體的層面:

一個有效的方法來照顧身體是與我們的軀體成為 朋友。我們開始細心觀察自己如何〝活在〞身體 裏,留心身體如何藉由緊張、疼痛、和其他的感 覺與我們溝通。當癌症患者慢慢的瞭解,體會甚 至領悟到身體對環境或某種治療方法的反應,他 們可以運用自己對身體的認識,與醫生一起商討 ,並還擇一個更適合的治療方法。以下列出的問 題能作為癌症患者的參考:

  1. 癌細胞是我的身體的一部份。我如何對待自己 的身體呢?它是我的朋友還是敵人呢?我喜歡還是厭惡我的身體?為甚麼?
  2. 在得知罹患癌症之前,我的身體在哪些部位會感到不舒服?
  3. 在被診斷出癌症以後,我對待自己身體的態度有什麼改變?
  4. 在癌症治療期間或之後,我的身體在哪些部位會感到壓迫、緊張、和疼痛?
  5. 我是否知道如何讓我的肌肉或身體放鬆?

默觀(靜坐式、步行式)、氣功、瑜伽、或者其他柔和的體操能促進我們與身體的聯繫以及醒覺身體的需要。

* 在情绪的層面:

人類的情緒就好像一個溫度計,隨著與周遭環境 的接觸,情緒告訴我們需要的和不需要的東西。 癌症患者在情緒上常常面臨的挑戰是:恐懼、憂慮、悲傷、絕望、憤怒、怨恨和迷茫。例如,一 位患者接受化療後感到身體上的疼痛,身體的痛產生了恐懼和憂慮的情緒反應。如果能夠意識到 這種習慣性的情緒反應,病人則有機會在未被情 緒控制之前先自我安定下來。當負面情緒浮現時,我們是否逃避、否認、反抗、指責或者聆聽並 瞭解自己的感受?寫寫日記,與朋友和家人聊聊,參加社區活動或癌友互助組都會有幫助。如果 負面情緒開始掌控並影響患者及家人的精神健康(例如被憂鬱症[Depression]、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或適應症[Adjustment disorder]所困擾),這時候儘快尋找社會工作者(Socia1 Worker)、婚姻家庭治療師(Marriage Family Therapist)、或者心理醫生(Psychologist)的治療是十分重要的。

* 在思想/思緒的層面:

在我帶領癌症互助組的經驗中,我注意到持有正 面和樂觀態度的患者,會有較好的恢復進程。他們選擇活在當下,關注於目前的實況,而做出合 適的決定。他們放較少的時間在憎怒或後悔過去,同時不會過分擔心未來,他們也願意積極地請 求協助,而不會感到羞辱、自責或有罪惡感。在 他們的眼裡,癌症僅是生活的一部份,不會被癌 症擊倒。他們願意接受醫生、護士、翻譯員、心理治療師、互助組、家人或癌友/朋友的幫助,而 不會將自己與他人隔離。

* 在心靈的層面:

有些病人的人生觀,因被診斷為癌患後變得正面 。曾有病人對我說:「經過多年的奮戰,我深深的體會到生命的珍貴。我願意放下,也不會活得那麼痛苦。對於不能夠改變的事,我任它而去。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説我。只要我多活ー天,我就『賺』到一天!」因為癌症,病人重新思考生命與 死亡的意義,探討宗教信仰的問題以及嘗試去領悟〝過去留不住,未來難預測,守住現在〞的道理,以獲得心靈上的寧靜。
與癌症戰鬥乃是一生的旅程。癌症婦女在接受治 療當中難免不得不忍受身軀上的折磨,但要懂得照顧自己,這樣就不容易將情緒、精神上的痛苦強加給自己。長遠來說,學習照顧自己會為身邊的家人和朋友帶來愛、安慰、平靜和諒解。

李雨穎(Yeeng Lee,M.S.),加州執照婚姻家庭心理治療師,為本會現任理事。專長身心靈合一和多種語言的心理治療法。兼任三藩市的華埠公共衛生局華裔乳癌婦女互助組的團體治療師,其私人診所在Berkeley。